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團寵七零:三歲福寶有神力》-第一百零八章 瘋女人閲讀

Home / 其他小說 / 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團寵七零:三歲福寶有神力》-第一百零八章 瘋女人閲讀

團寵七零:三歲福寶有神力
小說推薦團寵七零:三歲福寶有神力团宠七零:三岁福宝有神力
憋了许久,小家伙憋出个叔叔好,还是不想叫爸爸。
卫红有些失落,不过很快又振作起来。
虽然糖糖失去了记忆,但内心深处的直觉却还没有消失,毕竟她和自家傻儿子没什么感情基础,叫不出来也正常,以后相处久了有感情了自然就水到渠成了。
侯宇也有些失落……
啊呸,我失落个鬼,某人摇摇头,死鸭子嘴硬的梗着脑袋装出一点儿也不在乎的样子。
“没事没事。”卫红打着圆场。
小家伙感觉这个奶奶很喜欢自己,趋利避恶的本能促使她下意识的跟在卫红屁股后面。
“小跟屁虫。”
侯宇看着小肉团子屁颠屁颠的跟在卫红后面,忍不住酸酸的吐出一句话来。
王凤娟从外面买完东西回来,还没把东西放好,侯宇就把她叫走了。
“凤娟,我觉得我们需要好好谈谈。”
虽然这个叫糖糖的小家伙很可爱,但还是不足以让侯宇放弃离婚的念头。
侯宇这人虽然看着正派,其实骨子里还是自私的。
变美APP:丑女逆袭法则
当初他和王凤娟结婚也不过是为了王家的势力,现在他已经慢慢的升上去了,王家的老爷子也快退休了,现在的王家对他的帮助微乎其微。
俗话说得好,一朝得势万人捧,现在的侯宇在机关里年轻有为,长得也不错,使许多人追捧的对象。而王凤娟自从和侯宇结婚以后就一直待在家里当家庭主妇,既没有美貌,也没有地位。
在这样的情况下,很难让侯宇不生二心。
两人进了书房,侯宇把门关好,脸色突变。
“我不是说了吗?我不同意把那孩子领回来,快点送回去。”
侯宇直截了当的说出自己的想法。
王凤娟也不甘示弱,冷哼一声,淡淡道:“不可能。”
这是自己最后的希望,怎么可能就这样把人送回去。
“你送不送?”
侯宇脸色难看。
王凤娟态度强硬,声音尖利,“说了不送就是不送,结婚这么久,你是不是忘了结婚的时候你说的话了。”
“当初娶我的时候说的多好听,只要我嫁给你,以后你什么都听我的,现在就忘了吗?”
侯宇有点不耐烦了,谁想和她想当初。
王凤娟出生就是王家的掌上明珠,性格刁蛮任性,自己当初要不是为了搭上王家的势力,为自己的仕途打下基础,他怎么可能会和王凤娟这样的女人结婚。
这么多年,自己对王凤娟百依百顺,现在好不容易熬到王老爷子快要退休了,好不容易看见摆脱王凤娟的希望,他怎么可能会让机会白白溜走。
“我再说一遍,把那孩子送走。”
侯宇硬气的不行,指着桌子敲得邦邦响。
“呦,才升了多久,就这么硬气了?你是不是忘了我爸还是你的顶头上司?”
王凤娟冷哼一声,双手环抱阴阳怪气的说。
又是这样,又是这样!每一次自己和她有冲突的时候就拿王老爷子来压自己,有哪个男人愿意这样被老婆压得死死的?
“这和爸有什么关系,我们就事论事,领/养/孩子这事儿总要由夫妻双方协调决定,你没有经过我的同意就把孩子带回来是不是不太合适?”
有了王老爷子的威胁,侯宇压下自己的脾气耐着性子好声好气的说。
可王凤娟不吃这套,“什么不太合适,我觉得就挺合适的,今天你同意也得同意,不同意也得同意,不然我们两个就一起同归于尽。”
“王凤娟,你注意点你的言辞。”
侯宇冷着声音,脸色森然。
“我为什么要注意我的言辞?我和丈夫说话,有什么要注意的?”王凤娟已经不管不顾了,“我告诉你,糖糖那孩子我是不可能会送回去的,也送不回去了。”
那孩子根本就不是正当途径收养过来的,怎么可能送回去。
“你什么意思?”
侯宇听出王凤娟话里的不同寻常,抓住王凤娟的手逼问道。
“呵,什么意思?你觉得呢?”王凤娟轻笑一声,情绪到了一定的程度的时候,她反而平静了下来,“告诉你吧,那孩子根本就不是我领/养/回来的,什么父母双亡悲伤过度所以失忆了,全都是骗你们的。”
“骗我们的?”
侯宇觉得不妙,抓着王凤娟的手越发用力。
“对啊,那孩子是我从一个村子偷回来的,至于为什么失忆了,应该是我用的迷药太多了,伤了脑子,不过这也算是因祸得福吧,她现在失忆了,我也就不用费心思去向外人遮掩,担心她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只说她是从外面收养过来的就行。”
王凤娟的脸上带着痴狂的笑容,“宇哥,你知道我有多想生个孩子吗?大师说只要收养了那个孩子,好好对她,我就能怀上自己的孩子。”
侯宇只觉得毛骨悚然,他从来不知道,自己的枕边人,居然能为了一己之私去偷孩子。
“快把孩子还回去。”
说着,侯宇就想把北北送回去。
“你去啊。”
王凤娟的声音在侯宇背后猛的响起,尖利中有带着些凄楚。
“你去把孩子还回去,这样的话所有人就都知道你侯处长有个偷孩子的妻子,我看你以后还怎么升官。”
这确实是侯宇的弱点。
为官都讲究名声,如果这事儿被传了出去,不管自己在这件事上扮演的是什么角色,只要王凤娟是自己的妻子,别人就会连带着觉得他侯宇也不是什么好人。
侯宇顿时止住步伐转过头去,心里暗骂王凤娟是个疯女人。
“对,我就是个疯女人。”
像是看穿了侯宇心里的想法,王凤娟毫不在意的笑了笑。
“我是个疯女人,你就是疯女人的丈夫,我不好,你也别想逃脱。”
只要一天没离婚,他们两个就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谁也跑不掉。
回到书桌前,侯宇双手交叉,仔细思索着接下来该怎么办。
难道真的要把那个孩子留下来吗?
“侯宇,只要我生下自己的孩子,那个孩子在哪儿都无所谓,可在我生下孩子之前,那个孩子必须待在家里,哪儿也不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