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言情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北郭茶博士-第一五六章 全真三代目(三合一大章)推薦

Home / 仙俠小說 / 优美都市言情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北郭茶博士-第一五六章 全真三代目(三合一大章)推薦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小說推薦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从全真掌教开始纵横诸天
很快全真第三任掌教真君林清玄的命令就传达了整个终南山,包括普光寺的一些伤势不重已经恢复行动能力的弟子都知道了清玄真君成了教主,全真教本宗要搬迁到武当山紫霄宫了。
清玄真君本就是全真教第一高手,十多年来又一直有着“活神仙”、“陆地金仙”、“中小神通”等等的诸多称呼。
所以全真弟子对林清玄早就敬若神明,即使他不是掌教,若当真发号施令,全真弟子也不敢不听, 如今当真成了全真教掌教真君、第三任教主,那弟子们执行起命令来更是彻底麻利。
林清玄原本想着去后山古墓内看看古墓掌门,也不知她伤势如何,但是一来是自己接掌全真教,这全真教内弟子死伤不少,物资匮乏, 宫阙被焚毁、整体搬迁等诸多事情要处置,一时半会儿也抽不开身。
再想起李莫愁也得自己传授的道医之术,功力已臻化境, 只要古墓掌门不是重伤垂死,足够给她医治完全了。
而且若是李莫愁出手也救不得她师父,恐怕早已赶过来请自己去了,至今数个时辰过去也没了动静,怕是正在跟她师父疗伤,所以林清玄也不去打扰,只是专心致志的安排全真教搬迁事宜。
不到三个时辰,刘处玄也带着剩余弟子回到了重阳大殿,然后众人生火做饭,胡乱吃些米面。
等到吃完了饭食,全真弟子轻伤和还能行走的经过清点还有近千名弟子,死了数百,重伤数百。
此时大火业已熄灭,弟子们从废墟里扒出来能用的物资金银等都搬到前殿,藏经阁里抢救出来的道藏典籍和秘笈珍藏等也都装进木箱,摞在一起。
普光寺里有全真教豢养的骡马牲口等, 还有终南山下的一些车马行商行等也都是全真教的产业,到太阳西斜的时候从山下赶来的下院弟子和看管产业的外门弟子等也都赶到山上了。
因为山上失火, 药品物资都不足,须得先到山下歇息数日,等到伤残弟子红伤结痂方能全部赶回紫霄宫。
此时多了数百名弟子,人手和马匹车辆也都备齐了,林清玄担心拖下去入夜后山上寒冷还湿气重,重伤的弟子怕是熬不过去,当即先安排身体强健,脚程快的弟子抬着伤员下山去医治,剩下的弟子也开始往山下搬运物资。
攻打山门的邪派俘虏尽被杀死,只剩下金轮法王、潇湘子和尼摩星三人被铁链穿了琵琶骨,锁了手脚,垂头丧气的跟在弟子后面。
林清玄说的是将攻打山门的众人都给杀死,以震慑群魔,其中其实也包含这三个高手,只是毕竟是马钰之前下令囚禁三人,林清玄下令时没有专门点三人的名字,弟子们也不敢自作主张,所以就留下了他们性命。
林清玄乃是绝代大宗师, 当世活神仙, 自然不能不顾身份一直对三人喊打喊杀, 所以也就不在多说什么,任由弟子带着三人下山了,心想这三位也都是一方宗匠,若是这一路让人看到传出去,也是个好個宣传效果,以后邪派中人更不敢招惹全真教了。
眼看着弟子们都陆续下山了,林清玄身为掌教真君,不能不事无巨细,周到安排,所以虽然挂念李莫愁和古墓掌门,但也没时间去古墓走一遭,只得抬手在重阳大殿的供桌上写下两行字交代了自己带着弟子门人先下山并且要前往紫霄宫的事情,然后就带着剩余弟子们下山了。
等到一千多人浩浩荡荡的下了山,此时已经是申末酉初,太阳也西沉,洒下余辉映红了天际。
王处一和马钰的内伤颇重,按理说非得三个月静修方可痊愈,不过有林清玄为他们运功疗伤,林清玄以先天功运转疗伤篇心法将真气渡入两位师兄体内,不过片刻他们就呼吸顺畅,神色如常,伤势已然好了大半。
所以这下山路上林清玄和全真七子也都神色如常的走在头里,待到出了普光寺只需再走半个时辰就到山下了,孙不二、郝大通等回头看了看山林中已经没了踪影的重阳宫,神色都有些痛惜。
马钰一摆拂尘,道:“无物可离虚壳外,有人能悟来生前。”
丘处机更是抚须一笑,接着道:“出门一笑无拘拟,云在西湖月在天。”
其余几子一怔,片刻后突然捧腹大笑,恍如不再是出尘高士,而是魏晋玄士狂客。
林清玄的道家修为也十分高深,心中明白重阳宫付之一炬,全真七子一生修行的所在和精神寄托也就虽只烟消云散,但是道家修行不着于物,大道无形,大道无名,大道无情。
现在重阳宫毁于一旦,全真七子反而忽然没了枷锁牵挂,道家的心性修为又迈上一层楼。
看着六位师兄和一位师姐神态平和,笑容也畅快自如,林清玄心头一动,捻须笑道:“身外之物不必在意,若是心中痛惜这重阳宫便是纠结于触蛮之争,失了道家无为清净,诸位师兄想来是勘破功成身退的天道了?
全真七子笑而不语,半晌后马钰才叹道:“持而盈之,不如其已,揣而锐之,不可长保,金玉满堂,莫之能守。”
林清玄哈哈一笑,抚掌道:“吾兄得道矣。”
“然也,然也,终南山上本无重阳宫,数十年后归于虚无,不过是生于自然,灭于自然,从尘土中来,到尘土中去也……”
丘处机朗声大笑。
全真七子似乎大生感悟,转身大步而行,口中念念有词,等到到了山下时,七人就一起转身朝着林清玄起手鞠躬。
林清玄见七位师哥师姐面得微笑,眼神清明,心头一动,笑道:“斩断前尘与往事,自此跳脱五行中?”
马钰臂托拂尘,道:“全真教乃恩师重阳真人所创,传到我手已有四十余年,今日重阳宫大火,烧了全真教宫阙,也烧去了贫道等人的心中牵挂。
我心知‘丹阳秘诀’即将创出,就不随师弟南下了,自去寻觅道场,我等这一走怕是与师弟见面不多了,不过我等七人另开七宗,日后我全真教便是一教七宗,便是百年以后弟子不肖,也不至于有灭教之厄了。”
丘处机和谭处端、刘处玄、王处一、郝大通、孙不二也都面带微笑,点头不语。
林清玄起手道:“七位师兄师姐这是要去名山大川隐居修行,开辟我全真教道脉门派去了。此乃大兴本教之事,只是不知七位师哥师姐可想好了去处?”
马钰轻笑道:“我自东去,遇京则止。”
谭处端沉声道:“我亦东去,龙门伊水稍歇。”
刘处玄面带微笑道:“崂山太清宫,传我至真语。”
丘处机想起来自己的弟子杨康,叹息道:“因缘际会燕京去,了解前尘再北行。”
王处一跟丘处机最为相合,便说道:“我随丘师哥北上。”
孙不二摸了摸腰间的镇教宝剑,递给林清玄,道:“这是恩师当年所赐宝剑,我以后也用不上了,自去函谷关了。”
郝大通见诸位同门各有所依,自己反而不愿走远,道:“华山乃我道家圣地,我隐居华山,参悟睡仙陈老祖之秘诀去矣。”
林清玄看七位都宝相庄严,飘遥出尘,知道他们是道心通明,勘透了清宁抱一的道家至高境界,也哈哈一笑,道:“即今休去便休去,若欲了时无了时,道兄且行。”
“道友且行!”
全真七子同时哈哈一笑,然后八人互施一礼,各分南北西东,拂袖曳步而行,片刻后就渐渐没了踪影。
林清玄知道全真七子自此以后道家修为算是真的修行到了真人的境界,至于武功方面,他们道家修为够了,内力也够,静修之下自然也会功力突飞猛进,最多十五年内就皆能踏足大宗师之境了。
林清玄扭头看众弟子看着自家恩师远去的背影神色惶然不舍,就微笑道:“你们大都是七位真人的弟子,居首位几个先安排机灵的师弟追上去随行伺候,其余人等且随我回紫霄宫,等到你们师父师祖有传召了,尔等再去。”
众弟子齐声应诺,然后众人就渐渐到了长安县外,此时已经是入夜,众人进城后就早有找好的大夫等着,然后安置好伤员治伤敷药,上千人乱哄哄的歇息。
林清玄却不睡觉,坐在床上默运神功,转眼到了后半夜,窗子无声无息的打开,然后李莫愁就站到了林清玄的床前。
林清玄两眼睁开,黑夜中犹如闪过一道亮光,他嘴角微翘,伸手道:“妹子回来了。”
“嗯。”
李莫愁扑到林清玄怀中,柔情似水的依偎在他肩头。
两人说了会儿私密话,不等林清玄去问也就知道了,古墓掌门伤势不算严重,得了李莫愁运功疗伤,又服用了李莫愁给的九转灵宝丸等灵药,伤势已经无碍。
除了说古墓掌门的伤势,李莫愁还说了孙婆婆和小龙女的许多情况,例如小龙女跟着恩师修炼玉女心经已经小有所成,恐怕再等几年就能大成,到时候她想着传授给师妹九阴神功等等。
谷镌
这些事情在林清玄看来都也稀松平常,可是李莫愁滔滔不绝的说着自己也就仔细听着了。
等到林清玄听李莫愁说出古墓掌门和小龙女、孙婆婆从重阳宫还带一个少年进了古墓,他心头一动,问道:“那个少年不会是叫杨过吧?”
李莫愁轻轻摇头道:“不是叫杨过,倒也姓杨,叫杨明,我也没打听他的底细,只知道是尹志平的弟子。听师父说杨明的内功不错,不过不是咱们全真教一脉,似乎是少林派的,我回古墓前都是他和小龙女一直在运功为师父疗伤。”
林清玄闻言哈哈大笑,他想起了十余年前自己曾听丘处机说过,杨康跟杨念慈、杨铁心、包惜弱一家人住在荷塘村,杨念慈和杨康后来婚配,生了一个儿子,就名字正是叫杨明,取的意思还是道德真言的“知人者智自知者明”。
当时丘师哥就说以后要引杨明回归师门,看来是让尹志平收他为徒了。
林清玄大感奇妙,没想到兜兜转转一大圈儿,没有了杨过,但是杨康和杨念慈的孩子杨明却也福缘深厚,另有奇遇。
因为自己十多年前出手提前废去了杨康的武功,杨康也不曾为恶,加上杨铁心和杨念慈的关系,杨明生来就和全真教、丐帮关系不一般。
所以说拜入全真教门下乃是正常,不过他才十三四岁的年纪吧,竟然修炼了佛门正宗的内功,还能如杨过般依旧进了古墓,还能有不俗的功力为古墓掌门疗伤,实在是因缘际遇,诸事巧妙了。
林清玄对杨明起了兴趣,问道:“那你来时怎么没将那孩子一同带来。”
李莫愁捏了捏发梢,道:“我不是急着想来见你吗?那孩子练得是佛门正宗的内功,师父她就是被那佛门功力伤了经脉,那孩子的真气与师父疗伤效果最好,裨益最大,我就让他留在古墓内帮着恩师疗伤。
自从咱们两个结合,全真和古墓早已没了仇隙,我看那孩子也十分机灵,孙嬷嬷和师父都十分喜欢他。所以我就让他在古墓多陪陪恩师和孙嬷嬷、师妹,等到紫霄宫一切安顿好了,再让尹志平去接他便好。”
林清玄无声的笑了笑,暗自想道:这杨明不知哪里来的奇遇,小小年纪竟能学得佛门正宗的上乘内功。
不过他刚拜入全真教未来定能学的玄门正宗的功夫,看来他是继承了他爹娘的资质,只需要与那杨过一般聪颖机灵,父母爷奶健在使他性情也不如何偏激孤僻,怕是要比那原定历史线上的杨过幸福许多,还要福缘深厚,未来的成就更高了。
杨明乃是全真教三代首席尹志平的真传弟子,长春真人丘处机徒孙,还是大宋襄阳城守将郭靖郭大侠的贤侄,洪七公不记名弟子杨念慈之子。
关系非同一般,因为爹妈都是资质上乘的武学奇才,他自然也继承了优良基因,甚至青出于蓝。
所以说一个家世清白,父母健在,心性资质更好的“杨过”,恰恰跟普天之下第一大派和第一大帮有关系,还跟天下大宗师高手牵扯上瓜葛关系,未来注定是最低也能达到大宗师境界了。
林清玄已经可以预想到未来杨明这个孩子他在未来行走江湖中,靠着聪明才智和关系就能够逢凶化吉,还能时不时遇到老爷爷和奇遇,一二十年以后就又是一位威压一代的正道魁首了。
林清玄思索了片刻,只觉杨明颇为有趣,想起了杨过,就暗自思索道:不知杨明和小龙女是否还有机会走到一起?
知道世事无常,自己倒也无心去管,林清玄就笑道:“我看杨明兴许是二三十年后,下一代江湖中领军的人物了。”
李莫愁轻轻嗯一声,然后就问道:“我方才来的时候未见到六位师兄和孙师姐,他们去哪儿了?”
林清玄微微一笑道:“七位真人已经得道,都去寻觅洞天福地,研创神功,开辟全真教各宗道脉了。”
李莫愁十余年里都管理着紫霄宫和青牛宫的许多事务,自然能明白七位师哥师姐是受到了被人攻打山门险些覆灭的启发,要去广开别枝,光大本门,于是也不深思,点点头,然后脸蛋儿一红拉着林清玄的手,低声道:“师哥,天晚了,你先是降服了金轮法王等人,又保住了藏经阁,也累了一天了,我来服侍你歇息吧。”
说着李莫愁,还咬了咬红唇,脸蛋儿更是泛起一抹嫣红,一双明眸含情脉脉的看着林清玄,长长的睫毛颤了颤。
林清玄搂着李莫愁,只觉入手柔弱无骨,轻轻将她拥入怀中,更是觉得身体软绵,腰肢纤细,也不由得心头一荡,拂袖俯身道:“妹妹你也三十岁了,好,那咱们就好生歇息。”说着还低头一吻。
……
一夜无话,等到早晨起来,林清玄和李莫愁就亲自查看受伤弟子的情况。
因为昨天那些重伤弟子林清玄都一一出手为他们医治了内伤外伤,昨晚又得长安县的大夫医治,如今众弟子也都精神焕发,便是那重伤的也恢复了清醒的意识,只需静养一两个月便可痊愈了。
转眼到了午时,林清玄正以黑水真法为一名弟子梳理内伤和体内淤血,忽然见尹志平上前躬身。
等到林清玄收手后上前低声道:“掌教师叔,紫霄宫的志庆师兄、志纯师兄和志虫师兄带着数百名弟子赶到了。”
林清玄闻言幽幽一叹,眼神也微显哀伤。
原来,自他数月前在白驼山庄见了李莫愁时就听她说了紫霄宫的情况。
自己收的紫霄宫六大弟子中志慈道人年纪最长,十余年前就六十多岁,在两年半前就已病死了。
后来志羊道人和志成道人去四川和广西一带处理江湖事务时,被人打成重伤。
特拉福買傢俱樂部 小說
当时医术高明的志慈道人已死,李莫愁远在青牛宫也来不及出手救下两人,所以志羊道人和志成道人回到紫霄宫不久便死了。
而且直到今时今日,这两人的杀害两人的凶手也未找到,只知道他们中的是极其刚猛的劲力,不但武功风格与铁掌功和降龙十八掌全然不同,是何武功连全真七子也不得而知。
所以说近两年紫霄宫内掌事的就是志庆道人和志纯道人、志虫道人三位。
此这次重阳宫遭受攻击的前一天就已经开始发射的信号弹和飞鸽传书,然后紫霄宫探听到消息后,也急忙召集弟子前来护教。
没等到赶到终南山就听说贼人已经被诛灭,而且恩师清玄真君和宫主赤炼散人都已回护教。
那些攻山的妖人之所以能被诛杀镇压也是全靠这二位恩师的玄功神威。
所以说志庆道人和志虫道人、志纯道人都十分欣喜,抓紧赶到长安县拜见。
林清玄虽有些惋惜自己死了的那三位弟子,但如今修为高深也能看淡生老病死的常态,起身跟着尹志平就走了出来。
“弟子拜见恩师。”
十余年未见,志庆、志虫和志纯都成了中年道人,志庆的鬓边更添了白色发丝,三个弟子看恩师却风采不减当年,只是留了一尺来长的黑须,更显得出尘超脱,宛如吕祖和重阳祖师的画像一般。
上前叩首见礼,林清玄拂袖挥出一道柔和劲力将三位弟子托起。
白垩纪
志庆三道起身后满心欢喜的又引着紫霄宫数百名弟子叩拜祖师。
林清玄看六大弟子收的四代弟子们虽年龄参差不齐,但武功底子都很扎实,估摸着再等个二三十年左右就都能成才了,心中也十分高兴,问道:“你们的功夫没落下,弟子教的也不错,为师很欣慰。”
志庆三道恭恭敬敬的将紫霄宫的诸多情况仔细汇报,林清玄听了半晌后忽然想起了孙德生,问道:“孙师哥一切可好?”
在数月前,林清玄和李莫愁见面时,就已经问了孙德生的情况,李莫愁在紫霄宫数月就开炉炼丹一次,每次炼出的化龙升天散和五宝霸下丹也都按照林清玄的吩咐,每次都分一些给孙德生。
所以孙德生这些年每日除了苦练内功,就是服丹念经,磨砺书法和易算,十余年的修身养性间不仅内力渐渐深厚,这身体也保养的很好,看着也未变苍老多少。
志庆道人瘦长脸露出笑容,道:“孙师伯一切都好,只是时常想念挂念恩师您。老人家说要是李师叔年前还不能回来,他就也去西域寻找您。”
林清玄心头一暖,想起来跟孙德生近二十年的交往,一直以来这个师哥待自己乃是至亲至善。
虽然自己早已修炼到了七情六欲皆可收发自如的境界,但是想起了自己和孙德生的交往多年来两人真诚相待,肝胆相照的过往,不自觉的眼眶也微微湿润了一些。
李莫愁也闻讯赶来,见林郎提起孙德生眼神变幻,知道他是感念孙师哥,就笑道:“师哥你跟孙师兄当真是比那刘关张桃园结义也不遑多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