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新婚夜,殘疾大佬他在線裝瞎 ptt-第157章:所有的悲劇從這裡開始分享

Home / 現言小說 / 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新婚夜,殘疾大佬他在線裝瞎 ptt-第157章:所有的悲劇從這裡開始分享

新婚夜,殘疾大佬他在線裝瞎
小說推薦新婚夜,殘疾大佬他在線裝瞎新婚夜,残疾大佬他在线装瞎
书房里早已被佣人清理过的烟灰缸上又一次挤满了燃尽的烟头。
在满是烟头的烟灰缸边被挤出的烟头全部洒落在书桌上,原本宽敞明亮的书房被染上朦胧的烟圈。
阳台透过窗外折射进来的时候,铅灰色的烟圈中是无数想要破窗涌出而寻找自由的微型漂浮物。
想必是这家子人身上所散发出来的人性恶臭才让它们有了想要逃离的想法。
“老公,现在该怎么办?”
林蓓苾从唐氏回来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般地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满脑子都是在想着如何清理儿子的烂摊子,避免他遭遇牢狱之灾。
向来遇事从容冷静的林蓓苾却早已因为这件事情而慌了神。
失去平日里冷静思考的她脑子里跟一团乱麻般根本想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现在的她只能寻求一家之主的唐贝列的想法。
我有神级无敌系统
可是,林蓓苾一推开门就被扑面而来的烟味熏得够呛,她捂着嘴巴不停地打着咳嗽。
为了避免被烟味给呛死,林蓓苾赶紧打开窗户让新鲜的空气冲散这满屋子的乌烟瘴气。
而在此刻,那些拥挤在光圈中无数的微型漂浮物仿佛看到了希望般在紧闭的窗户被打开之后冲出了恶臭弥漫的书房。
“怎么办?怎么办?你的宝贝儿子捅下这么大的篓子,你问我怎么办?你说我要问谁该怎办?”
唐贝列从昨天开始就被儿子的烂摊子急得焦头烂额完全想不出任何办法,听到身边林蓓苾哭哭啼啼的声音,心中的烦躁感再次升级。
他一脸不耐烦地看着这个梨花带雨的女人,心中有股莫名的火,唐诺言会变成这样还不是要怪这个女人。
慈母多败儿!
唐贝列嫌弃地甩开那只紧握住自己的手,再次点燃一根烟。
现在的他需要的是冷静和相对安静的空间,而不是听这个女人哭哭啼啼问着自己要怎么办的声音。
“出去!”
唐贝列点燃烟抽了一口,站在窗台前看着远方,他看都不想看身边的女人一眼,用几乎冰冷的话语向林蓓苾说道。
“老公?你怎么了?”
原本来到书房想要和唐贝列商量儿子事情的林蓓苾被他这么一句毫无感情,甚至接近冷血的话语惊呆了。
她整个人怔住了。
林蓓苾根本不敢相信这句话是从向来对她疼爱有加的老公口中说出来的。
眼前的他变得前所未有的陌生。
“我让你出去!没听见吗?”
要是放在平时,唐贝列根本不会用这样的口吻对她说。
可是现在,他想要听到的是对方提出具有建设性化解危机的办法,而不是女人哭哭唧唧的询问声。
“好吧。”
林蓓苾虽然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地方无意间冒犯到这个男人,还是默默地满腹委屈地选择松开男人结实的手臂,带着失望沮丧的心情离开书房。
在老婆离开之后的书房瞬间恢复了平静,唐贝列伸手关上眼前这扇被林蓓苾打开的窗户。
唐贝列脑海中浮现出唐西泽在会议室里的谈吐举止,还有在他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正气。
这个侄子义正词严说话方式,一副有理走遍天下的模样还真的是像极了他那位英年早逝的弟弟。
从记事起,唐贝列虽然身为唐家的长孙,在唐政直没有出生前,他一直都是父母手中的含在嘴里怕化,碰在手心拍碎的宝贝。
他天真的以为可以一辈子享受来自父母无微不至的关爱。
可是命运却给他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
在唐贝列五岁的时候,他心中所有的美好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唐政直的出生后拿走了原本属于唐贝列的一切,而他的命运也因为这个人被彻底改变。
他早已不是父母亲悉心呵护的孩子,他们把所有的爱全部给了他的弟弟。
随着年龄的增长,他渐渐地成为了活在弟弟阴影之下的兄长。
唐政直听话懂事,品学兼优,性格开朗,深受家族长辈和同学老师的喜欢。
魔法科高校的劣等生
而他,个性孤僻,喜欢独处,不善于人交流,他们看到他只会礼貌般地打声招呼,就仅仅限于这样。
要不是,那年唐政直的离开,唐贝列这辈子怕是一辈子都会活在他的阴影之下,没有出头日子。
还好他“识相”地英年早逝了,永远地离开这个世界。
唐贝列以为只要他离开,所有原本属于他的一切就会统统回来。
可是,并没有!
父亲重新接手了唐氏的掌控权,而他永远只是一个副手。
甚至于他的儿子与唐政直的儿子长大后,同样的情况再次上演。
历史是多么惊人的相似。
唐政直的儿子永远凌驾在他儿子之上,甚至有时候唐贝列怀疑是唐西泽和他死去的父亲早已商量好的报复行为。
三年前的车祸听说送走了唐西泽的好朋友方雅彦让他成为了大冤种,却没能送走那个人的儿子。
对于唐贝列来讲是失算。
不过看在自己的宝贝儿子终于坐上了他梦寐以来的位置,他也倍感欣慰,暂且放过那位双目失明的侄子。
唐贝列听闻向来性格开朗的侄子在车祸之后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双目失明的他在行为上大大受阻,变得深居简出。
为了不让这个双目失明的侄子影响到自家儿子对唐氏的掌权,同时也为了查明对方双目失明的真伪,唐贝列从三年前早已暗中派人潜入唐西泽家中。
每每在自己人汇报事实属实后的一段时间,都会因为各种原因被唐西泽各种理由而辞退。
据了解,他拒绝了唐老爷子多次提出的接受唐氏企业的要求。
唐贝列以为唐诺言不会枉费自己的一番苦心,用心经营唐氏。
可谁知,这个不孝子居然胆大妄为到把屹立在商界中,百年不倒的唐氏企业搞得乌烟瘴气。
甚至成为他的后宫!
这个混账东西偷吃不擦嘴,还留着一大堆证据让人发现!
一夜之间闹得满城风雨,还让身为父亲的他在所有股东面前颜面扫尽!
最可恨的是今天居然被唐政直的双目失明的儿子来当众指责他!
现在居然还要来收拾唐诺言的烂摊子!
想到这里,唐贝列不由得怒火攻心,熊熊火焰在心里燃起,在体内四处蔓延却无处发泄。
唐贝列拿起桌上那个装满烟头的烟灰缸直接朝门上砸了过去。
砰的一声,价格昂贵,做工精致的玻璃烟灰缸在强大的暴力之下化成碎片。
”老公,你没事吧?”
林蓓苾坐床边为在书房唐贝列对她的冷漠回应而黯然伤神。
突然听到从书房传来剧烈的响声,林蓓苾来不及擦拭眼角的泪水,连忙从房间里冲了出来。
她用力拍打着紧闭的房门却无人回应,唐贝列也没有过来开门。
担心自家老公在书房发生意外的林蓓苾赶紧让管家过来开门。
直到那扇紧闭的书房被打开时,林蓓苾看到自家老公阴沉着一张脸,愤怒坐在椅子上,手心握成拳状。
他带着怒火甚至失去理智般地将指甲扎进肉里,林蓓苾看到肉缝里冒出丝丝血迹,吓得面色发白。
“老公,你没事吧?你不要吓我,我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