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我於人間立長生 txt-第97章:風華正茂(一)展示

Home / 玄幻小說 / 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我於人間立長生 txt-第97章:風華正茂(一)展示

我於人間立長生
小說推薦我於人間立長生我于人间立长生
当萧长夜从破境中走出来时,大殿之内已经归于平静,迎接他的是一双双匪夷所思的眼神。
他不准备做出什么解释,何况他自己也不知道如何去解释?
总之结果就是,他确实开辟出了浩然炁海,从这方面来说,他确实已经成为一名玄彰初境的儒修。
如此机遇,不免令萧长夜想到自己在青鸾山十多年没有丝毫进步,随着自己进入万卷书屋,自己的修行仿佛是开了挂一样,倒不是因此感到恐慌,就是担心开挂太猛被封号。
“今夜我等受萧师兄机缘,在此拜谢!”
正当此时,杏山书院方向,苏誉彬彬有礼的带着适才有所收获的杏山弟子向萧长夜行礼拜下。
萧长夜猜测,万卷书屋突然之间出现这样的变化,很可能是这群人破境的原因,至少不可能是因为一首诗,毕竟他只是抄诗而已,真的没有太多的感受,如果有,那也是担心李太白今天晚上来找他。
如此想来,他们也算是互惠互利啊。
只是正当他准备友好的做出回应时。
“萧公子当真天赋卓绝,一诗落下,便引数位同道领悟破境契机,佩服佩服!”
说话的人正是适才和自己比诗才的朱或,一句话打破了众人对萧长夜的佩服乃至崇拜,并将今夜的话题拉回正轨,“萧公子文采惊人,朱某甘心服输。”
先前荀墨代南方同道,请萧长夜试剑。
朱或认输,这一场明显是南方败了。
既然败了,无论萧长夜刚才造成的震撼有多么强大,他们的心也不会因此顺畅过来。
朱或便是如此,他只是甘心于在诗文上败给萧长夜,不代表自己在修为上也是败给萧长夜的,作为鸿鹄榜第二,他不想就这样回到自己的席位上。
于是他再度郑重的看向萧长夜,双指间流淌出宛若墨水的流光,说道:“既然萧公子已然破境,身体恢复如初,朱某想领教萧公子此时道法。”
他语调温和,神情显得也很平静。
萧长夜注意到他从中而断的左眉,其中隐隐藏着几分戾气。
“你个不要脸的东西,”
陈士先突然走了出来,指着朱或说道:“先前是谁说害怕萧长夜的剑,现在又来挑战,不觉得脸疼吗?”
听见这话,朱或眸子渐沉,先前陈士先便骂他,他选择视而不见,可是这个家伙居然还一而再,再而三。
萧长夜立马拦住陈士先,他清晰的看到朱或暗沉的眸子里出现一闪而逝的凶光。
很显然,落败于萧长夜,他此刻心境并不像他语气那样温和平静。
这个人,所修的清净心法只怕是已经修叉了路。
若陈士先再说下去,没准朱或会压制不住自己心中戾气,暴怒而来。
当然不是认为朱或能伤陈士先,只是若真是这样,朱或恐怕会受到清净派门规的严厉处罚,萧长夜现在可不想让清净派的人太过痛恨自己。
于是抓起末须剑,当即说道:“好啊。”
得到答案,朱或果然平静了一些,面带笑意温和说道:“请!”
对于朱或发出的比试,周围的人并不意外。
此前朱或选择与萧长夜比诗才,是因为萧长夜身上有伤,如果出剑,那不止有失大派风范,一场毫无悬念的比试对于朱或来说,也只会影响他的名声。
现在则不然,萧长夜破境玄彰,论境界已在朱或之上,意义大不相同。
……
众人紧盯中央,精神紧绷。
“我发现自从萧长夜这家伙进来,我这神经就没一刻歇下来过,”
陈士先握紧手中岁寒,看着下面的萧长夜很是无语。
书书从自己腰间的荷包里摸出一颗蜜饯送入嘴中,说道:“说明先生很厉害,我果然没有猜错。”
赵劲草连忙附和:“对,公子进来,他们那些人全都傻了。”
高平李握着红鳞枪站在后面,说道:“你们也不想想,少爷身体里流淌的鲜血是谁的,当然厉害。”
“你们三个能不能有一点自己的主见,盲目崇拜是致命的知不知道,”
陈士先恨铁不成钢的看着三人。
也就在此时。
下方站着的朱或动了,一道火符自他掌心升腾,炙热的火元包裹全身,两团火球从中疾射向萧长夜。
萧长夜握住末须剑柄,一种心意相通的感觉落至心头。
清净派继承了明宗符道一脉,门内绝大部分弟子也都是走符道一途。
朱或弱冠之龄,是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已经触及源符师门槛。
所谓源符师,便是已经能调动自身灵力为墨,无需纸笔,书写道符,通常只有迈入玄彰境才能够做到。
“上宫笔!”
有人认出了突然出现在朱或手中那支火红之笔,神情动容。
这支笔是清净派玉符堂二长老昔年所用之笔,竟传给了朱或,看来清净派对朱或是极为器重。
便在此时。
一道仿佛蕴着龙吟声的剑气呼啸而出,末须剑映着夜明珠的光芒,朝着飞来的火球而去。
谜屋
锋利的剑身似乎任何事物都难以阻挡,两团火球被斩成粉碎,火符之意涣散落向四周。
萧长夜一剑而往,朱或却陡然自原地如风般消失。
下一刻。
尚明宗方向,方白尘微惊道:“画地成牢!”
……
“剑师对符师,重要的是能接近对方,否则纵然剑意再强,到不了敌人身前,也没有什么用,”
庄以然看着被困进画地成牢符力之中,被无数火蛇攻击的萧长夜,说道:“萧长夜虽入了玄彰,可惜没有来得及稳固,并且若我所料不差,”
“萧长夜应当是得了某种机缘破境,从他释放出的浩然气来看,不论是他的经脉强度还是通达程度,连藏气后期都没有达到。”
“庄师弟眼睛果然毒辣!”
坐在他对面的是个唇上蓄着浅浅胡须,有棱有角,约莫二十六七的男子,正色说道:“他现在虽浩然充沛,可惜身体不允许他挥霍,甚至没有办法动用境界之力,颇为蹊跷。”
话音初一落下。
一声惊呼从杏山学府弟子间传来,“上穷剑!”
“他怎么会上穷剑法?!”

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我於人間立長生 txt-第95章:一夜聚盡浩然氣鑒賞

Home / 玄幻小說 / 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我於人間立長生 txt-第95章:一夜聚盡浩然氣鑒賞

我於人間立長生
小說推薦我於人間立長生我于人间立长生
荀墨何许人也,连他诵出的声音中都充满了钦佩之意,周围的人何来别样言语。
大殿中最后一道声音是萧长夜放下毛笔的声音,之后便是死一般的寂静,用鸦雀无声形容也丝毫不为过。
纵然夜风徐徐,纵然有人呼吸沉重,那也听不见。
萦绕在他们耳畔的只有萧长夜笔下的一笔一划描绘出的景象。
主位之上,霍道南看着少年那张显得憔悴无力的脸颊,瞧着他并没有多么强壮的身躯,内心便如那沧溟水,惊涛骇浪翻涌不停。
大鹏同风,扶摇直上,九万里之高,那是何等的境界?
这个少年,竟有如此志向,竟然如此骄狂。
劉小徵 小說
他本以为像陈士先这样的少年已经算是狂到没变,何曾想,萧长夜竟比之还要高上九万里。
当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却也当真无愧年少。
突然间,他心中竟有些羡慕,羡慕萧长夜能够拥有这样一颗道心。
他看见萧长夜放下笔,向自己位置上走去。
其背影多少能看见些许嘚瑟,可是他有令人无法反驳的嘚瑟的力量。
不待他多想。
一股颇为强大的浩然正气从殿东方向传来。
不少人被这突如其来的惊变吸引,纷纷看了过去。
“是苏誉,他…他这是在破境玄彰?”
一人声音无比颤抖,难以置信。
玄彰入坐明,既要见得天地之造化,更需要契机,这份契机便是机缘,也是命,很多人走到破境的最后一步,究其一生也没有找到破镜的契机。
现在所有人都知道,是萧长夜给了苏誉这份机缘。
因为苏誉来自杏山学府,作为儒家学府,诗词歌赋对他们来说也是另一种必修课,当然,写诗作词更多时候只是儒家子弟修身的方法。
重生完美时代 小说
不过他们也会在先贤诗词之中体悟先贤真意,某些时候,便会引动体内浩然,进入一种玄妙的境界,道家将之称为坐忘,佛家将之称为觉悟,儒家则称之省(xing)身。
通俗的说,就像某些人会因为一句话感到热血沸腾一样,但这样的共鸣并不是人人都会有。
很显然。
在刚才的寂静之中,苏誉很可能是进入了省身之境,找到了属于他的破境契机。
浩浩荡荡的天地灵炁自殿外纷纷涌来,苏誉胸中浩然又激荡而出,弥漫向四面八方。
无数人瞠目结舌的看着突如其来的一幕。
然而不待他们有所停歇。
“天呐!徐…徐文哲他…他也在破境藏气!”
说话的人已经开始怀疑人生,他现在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对于萧长夜所写的诗同样万分佩服,为何自己没有这样的机缘?
两人同时破境,引动的动静不可谓不小。
“肃静!”作为宴会主持之人,霍道南当即下令,让众人稍安勿躁,破境之时外界若是太过吵闹,对于破境之人来说绝非好事。
合体 亚特兰加
也随着他的话。
很多人似乎明白了什么,当即盘膝闭目,竟是开始修行感悟起来。
而写下诗的萧长夜,很懵逼的看着破境的人以及坐下来开始参悟修行的人,心想他这个写诗的人都没什么感受,即便有那也只是对扇了别人耳光的快感和被人所仰慕的虚荣感。
至于体内流淌的鲜血和经脉之间的灵炁,那怕是一丝丝的波动他都没有感受到。
“我去,萧长夜你要不也让我破个境?”
陈士先走了上来,拉着他说道:“不然你也太没义气了?”
不等萧长夜回到,书书便道:“你自己没命,先生再怎么帮你也没用。”
“嘿,你这小丫头,会不会说人话!”
说虽这么说,书书一个命字却也让陈士先没有多问。
从古至今流传着一段话——升元之下看命,升元之上拼命。
一个命字足以道尽漫漫修道之路。
能否修道,看命!
能否入藏气,也是看命!
每一次破境,都是一次看命。
有大能者说,步入升元之境后,便不再看命,因为凡世间之人,走到这一步之后,都将无命走向更高的层次。
那么能做的,便是拼命,也就是逆天而行。
这便是修行本逆天而行的由来,某种层面来说,他只适用于升元以上的修行者。
还有一句话也很好的印证了这一点——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当然,谁也不能百分百确定,一名修行者在走到升元之前,都是命中注定。
就如同此刻,苏誉和徐文哲的破境,难道就真的是命中注定?
然而凡事有例外。
凡世间之人这句话的例外来自十几年前一个女婴的降生。
后来她被取名叫沐云英。
祖傳仙醫 小說
在很多人看来,沐云英既然身负天命,那么无论是升元下还是升元上,她都注定是能够走过去,真正踏上大道的人,也正是因此,天下有无数人都在羡慕她有这样的命。
甚至妒忌,为何她会有这样的命?
种种原因,让每一名修行者都极注重破境之机。
因为注重,所以艳羡。
此时此刻,众人纷纷效仿苏誉徐文哲两人的举动便是如此。
“一群天真的家伙,真以为一首诗就能帮你们破境,真这么简单你们还苦修什么,天天去背诗好了?”
白武罗婴讥笑起来,仿佛将所有人都当成了傻子。
然而下一刻。
又是一道充沛浩然之气破出体内,与流淌在天地间的灵炁相互交缠。
“师兄,这…这可真邪乎啊。”
莎谷粒酱探险队
白武罗婴身边又一人说:“师兄,好像真的有用?”
说完,他们竟也立马打坐参悟起来。
白武罗婴见众,一拳就要朝身边的人打过去。
只是耳畔轰然一声,竟又有人有所感悟,虽不是破大境界,即便是一个小境界,那也太惊世骇俗。
白武罗婴立马闭上眼睛,之后却是一阵挤眉弄眼,连萧长夜写的什么也不知道。
……
京都城外,国教静宫天枢楼上。
一名手持权杖,黑发曳地的老人凝眸望向锦意楼的方向,感知到天地间纷纷流动的浩然正气,神情微震,“一夜聚尽浩然气,莫非将出第二个王辅机。”
老人旋即抬头看向浩瀚星空,寻找之间,他看见一星闪烁,正向南方某颗无数人艳羡的星辰移动而去。
老人眸子逐渐灰暗下来,喃喃道:“祸从口出,命数已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