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三國:劉備帳下,朝九晚五 愛下-第兩百零七章:徐元直火燒陰館讀書

Home / 歷史小說 / 好看的小說 三國:劉備帳下,朝九晚五 愛下-第兩百零七章:徐元直火燒陰館讀書

三國:劉備帳下,朝九晚五
小說推薦三國:劉備帳下,朝九晚五三国:刘备帐下,朝九晚五
阴馆城。
同为治所,阴馆在左南霸占雁门郡期间,不加修缮,相比焕然一新,巩固城防的晋阳而言,堪称破烂!
面对于夫罗和郎氏骨都侯足足七万人马,刘备在两位谋臣的建议下,并未采取一味的防守,反而是由张飞带队,黄忠策应,打了几波偷袭和伏击战。
利用游奕军强大的破阵能力和踏白军的高机动性,打的对方是苦不堪言!
尤其是张飞阵前叫嚣,令的本就脾气暴躁的南匈奴将领们纷纷出战。
结果,自然是留下了几具尸体!
张飞加黄忠二将,硬是打的对方不敢过于靠近阴馆,只敢在阴馆城外三十里地的马邑一带,按照地势扎下大营,和阴馆城形成了对峙局面。
“主公,汉升将军回来了!”
“汉升,敌情如何?”刘备连忙迎了出来。
“主公,敌方分兵三路,于阴馆东西北三个方位,分别扎下大营据守!”
“他奶奶的还敢分兵!”张飞跳了出来。
“大哥,这是他们自取灭亡啊,我建议,让我率领游奕军,逐个击破,此战必定!”
“三弟,不要着急,且听完再下决定!”
刘备也有所意动,但见黄忠还没说完,立刻阻止了张飞的激进想法。
“主公明鉴,敌方虽分兵三处,但大营外防御极度森严,若想和之前一样趁对方立足未稳,偷袭大营的话,恐难功成!”黄忠回答道。
“汉升将军的意思是,对方采取了防守姿态?”徐庶一脸疑惑道。
黄忠点了点头。
“不对劲,围三缺一,对方这是打算打持久战,按说对方兵力占优,完全没必要跟我们打持久战,莫非对方另有所图?”徐庶沉思道。
“主公,我方军粮可还能支撑多久?”郭嘉连忙问道。
刘备眉眼微沉,回答道:“若无后续粮草,如今的存粮,只够维持大军两日用度!”
“莫不是晋阳有变?为何公达迟迟未将粮草发来!”
郭嘉无意间的一句话,让众人神色大变。
“不……不会吧,汉明率部在南,还有我二哥屯兵兹氏,晋阳不可能出现什么问题的!”张飞摇着大脑袋说道。
郭嘉皱了皱眉:“若无后续粮草,对方只需等我军粮尽,我军便不攻自破,还得早做打算啊!”
“北伐事重,公达办事一向靠谱,按说不会有问题的!”徐庶也开口道。
“报,公达先生派遣的运粮队赶到,有晋阳最新情报!”
“诸位,快随我出去看看!”
……
徐庶点清了此次押送而来的粮草,眉头一皱,看向押粮官道:“为何此次只有这么些粮草?尔等行军又为何耽误了这些时日,可是有人从中贪墨粮草?”
押粮官身子一颤,跪倒在地:“元直先生明鉴,小将哪敢做这种事情啊,一切缘由,有公达先生书信作证!”
押粮官从怀中取出火漆封好的荀攸亲笔信,递交了上去。
得到刘备同意,徐庶打开一看,顿时面色大变!
“主公,大事不妙,晋阳危矣!”
“什么!”
刘备惊呼,正欲追问,郭嘉连忙阻止,示意众人回大堂议事。
大堂之内,看完荀攸来信之后,刘备神色晦暗不明。
“我意,放弃阴馆,回援晋阳,诸位,可有异议?”
没有人回答,两位谋臣低声交流,众武将也是眉头紧锁。
放弃阴馆,代表着刘备方将放弃整个雁门郡!
多日来的消耗,占据的雁门南部四县,都将拱手相让。
斐然成双
好不容易安抚好的雁门民心,将再次被战火点燃,刘备方将失去北上的最佳机会!
岂能甘心!
可不放弃阴馆,难不成坐看自家大本营被破吗?
这一点,显然更不能接受。
“两位先生?”刘备看向正在争论的面红耳赤的徐庶、郭嘉二人。
郭嘉环视四周,见到众人那希冀的目光,不甘地低下了脑袋道:“主公,公达此次押送过来的粮草,至多够我大军用度三日,加上存粮,想五日之内打败敌方七万大军,除非有天公相助!”
深吸一口气,郭嘉表情痛苦道:“这个情报,恐怕于夫罗和郎氏骨都侯已经先一步得知,才采取了按兵不动的策略,就是等我军粮草耗尽,不得不退兵!”
“然,哪怕我们在五日之内能大破敌军,再引军回援,以晋阳危在旦夕的情况,恐难支撑,所以,我建议,引军回援!”
刘备握紧了拳头,点了点头。
“如此,便依奉孝之言,我军……”
“且慢!”
徐庶打断了刘备的话。
“元直,你还有什么想法?”
郭嘉也疑惑地望向了徐庶,刚刚二人争论许久,没有一个好的办法能两全其美地解决当前困局,所以自己只能提出退兵的想法。
徐庶面对众人的目光,点了点头。
刘备眼睛一亮:“元直速速道来!”
徐庶先是看向黄忠:“汉升将军之踏白军,行动最为迅速,烦请主公下令,让汉升将军率踏白军,先一步回援晋阳!”
“元直,我明白你的想法,可我们刚刚不也讨论过了,汉升将军之踏白军先一步回援,是否能解晋阳之危暂不好说,但以我方剩下的兵马,一旦于夫罗方知晓我方兵力不足,引军来犯,阴馆不保!”
“况且,以我方目前的粮草供应,一旦耗尽,那将进入两难境地!”
郭嘉连忙劝解道。
徐庶风轻云淡地摆了摆手:“奉孝勿忧,我有一计,可让于夫罗七万大军,飞灰湮灭!”
众人一震!
“元直,莫要说笑!”
“主公,还请相信我,此战,我将用最小的代价,尽诛来犯之敌!还请主公先遣汉升将军回援,不让晋阳有失才好!”
“黄忠!”
“末将在!”
“我命你即刻点齐踏白军人马,携带几日口粮,引军回援晋阳,不得有误!”
“末将领命,必不让晋阳有所闪失!”
……
黄忠接下将令离去。
“元直,计将安出?”刘备这才看向徐庶。
徐庶笑道:“还请主公再下一道命令,迁阴馆百姓于雁门关以南!”
见刘备还要追问,徐庶连忙道:“我知晓,百姓都有故土情结,但还请主公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跟他们言明,我军将撤,为免百姓再遭荼毒,欲迁阴馆百姓于太原,方可保平安!”
刘备见状,稍作深思之后,点头答应。
将赵云、张飞等将悉数派遣了出去。
只留下了刘备和徐庶、郭嘉三人。
“元直,此间已无其他人,还请详细道明!”
刘备询问道。
徐庶一笑:“是刚刚奉孝一言,让我茅塞顿开!”
“我?”郭嘉疑惑道。
徐庶点了点头:“既然以人力难以退敌,我等便借助一把天公之力,我要让阴馆,成为于夫罗七万大军的埋骨之地!”
迁徙一城百姓,这不是后来自愿跟随刘备渡江逃亡的荆州百姓!
这个工程有多大,难度有多高,自然是不用多说了。
幸好,自刘备进城之后,与民秋毫无犯,使得百姓对他还有所信服,加之曾经南匈奴统御时期的黑暗日子,这些饱受苦难的阴馆百姓也不愿再过了。
在一部分顺从,一部分抗拒的情况下,刘备方强硬地将一城百姓往南迁徙而去。
这过程,耗费了足足三天!
当然,这么大的迁徙运动,自然是逃不过于夫罗等人的眼线。
得出一个结论,刘备要逃了!
几次小规模交战,自己这边损兵折将不说,于夫罗是真没心思跟刘备打硬仗,他现在就想着把刘备赶跑,自己占据雁门郡,也算是站稳脚跟了!
绝色炼丹师 小说
报以这种想法,于夫罗并未对迁徙的百姓有所行动。
……
“子龙将军,阴馆之事,便交托于你了!”
第三日深夜,阴馆南城门处,徐庶交代道。
赵云点了点头:“主公,还有两位先生请放心,云必不负重托!”
“主公,我们走吧!”
刘备点了点头,看了一眼阴馆这座雁门郡最大的城池,今夜过后,便将不复存在了!
刘备方前脚率领大军离开了阴馆城,后脚,就有线报传到了于夫罗的耳朵里。
正抱着两个女人酣睡的于夫罗闻听这个消息,顿时困意全无,急忙喊醒了郎氏骨都侯,让他和自己一起率兵开往阴馆城。
郎氏骨都侯朦朦胧胧的,一听刘备方真的撤出了阴馆城,一脸的震惊。
这么简单!
“呵呵,再耗下去,他刘备后院失火,粮草难以为继,早走晚走,都是走,可惜,他走就走了还把百姓都带走了,只剩下了阴馆这座空城!”
于夫罗有些失落道。
郎氏骨都侯却不这么想:“嘿嘿,刘备放弃了阴馆,那他以后再想攻打雁门郡,可就难了,此次他四面为敌,我们只要做好准备,等他难以招架的时候,再率部南下,届时,太原都将成为我们的放马地!”
于夫罗也是咧了咧嘴:“正是如此!”
七万大军浩浩汤汤地来到了阴馆,果然,如情报中的一样,整个阴馆空荡荡的,就像是一个鬼城。
“会不会有诈?”郎氏骨都侯迟疑道。
“派一队人马进去看看不就行了!”
当下,就有千人部队被派了进去,不一会,便出来禀报道:“两位大人,阴馆已空无一人!”
“好,走,我们进城!”
于夫罗和郎氏骨都侯在前,七万大军鱼贯而入,时值深夜,阴馆又没什么可以劫掠的,于夫罗正欲下令大军休整,就听得手下急报。
“左贤王大人,不好了,城西失火!”
于夫罗眉头一皱,还没等他说话,再有人传来消息,城东失火。
这时,于夫罗已经觉察到了一丝不对。
接着,城北失火,城南失火的消息都传了过来!
顿时,整个阴馆城四面起火,而于夫罗和郎氏骨都侯的七万大军,就在这四处起火的中心位置。
“不好,中计了,速速撤离阴馆!”
可七万大军,进城都耗费了一个多时辰,将令下达下去,想要撤离这个四处起火的阴馆,谈何容易!
不一会,整个阴馆城燃起了熊熊烈火,火势不断扩大,哪怕是于夫罗想让人救火,都是阻止不了火势的推进。
“于夫罗,老子被你害惨了!”
“到这个时候,你跟我扯这玩意,撤,快撤,都给我让开!”
于夫罗见状不妙,顾不得手下人的缓慢撤离了,骑上了自己的坐骑,挥着马刀就让手下让开一条道路。
“等等我!”
郎氏骨都侯后知后觉,连忙跟上了于夫罗的脚步!
于夫罗和郎氏骨都侯前脚从最近的北城门冲了出来,回首望去,整座阴馆城燃起了滔天烈火,火势之旺,让整个黑夜都被照亮了!
“人呢,我的人呢!”
看着身边不足千骑的人马,于夫罗愤怒道。
“大人,接到您的将领,骑兵率先往四座城门赶了,想来一部分都已经冲出了阴馆,剩下的人,还在里面!”
于夫罗脸色一白,一旁的郎氏骨都侯更是身子颤了颤,险些从马上跌落。
“于夫罗,都是你这个愚蠢的家伙办的好事!”
“废什么话,快点集结所有退出来的兵马!”于夫罗愤怒道。
他的心在滴血!
如今,整个阴馆已经成了一个大火炉,现在冲出城门的人马,都被火苗沾上,能逃出生天活命者,十不足一二!
而此次的七万大军,他原本的三万嫡系中,有一万人是骑兵,两万皆是步兵,毕竟,他没有休屠各胡那般家底,没有牧场给他放牧,不可能做到人人皆是骑兵。
其余的两万,为自己在阴馆征召的部队,自然是一些连武器都没有配备好的弱旅了。
至于郎氏骨都候的两万大军,倒是有一万五的骑兵,剩下的五千辎重兵!
这一把大火,七万大军,起码有五万人还被困在阴馆!
顾不得心疼,于夫罗让手下传令四处,集结兵马。
当他集结了东、西、北三处逃出的人马时,发现只剩下了一万三的活人,这其中,还有部分被火灼伤,躺在地上哀嚎,想来是命不久矣的伤兵!
“可恶啊,刘备,我与你不共戴天!”
阴馆一把大火,焚杀于夫罗和郎氏骨都侯部足足五万多兵马,连于夫罗的得力助手,原本被他封为右贤王的去卑都在这把大火中丢了性命!
“于夫罗,你个二臣贼子,刘备在此,来取你首级了!”
轰隆隆,马蹄声声,于夫罗骂完之后,惊恐的发现,从北方,在朝阳的照耀下,刘备大军奔袭而出,朝着他这边赶来。
“逃,快逃!”
“焯!于夫罗,老子真的是相信了你的鬼话!”
被大火烧了一夜的一万多人马,早就疲惫不堪了,可见到敌军杀来,又不得不撒丫子逃跑。
回到明朝做昏君 小说
“于夫罗,你特奶奶的,有本事别跑,俺定要拿你的脑袋当夜壶!”
于夫罗不敢回头,一听这声音,就知道是张飞那个杀神杀来了!
自己哪敢跟他对敌!
但人困马乏的一万多大军,终究是逃不过张飞率领的一万游奕军!
不一会,落在最后的步兵部队就被张飞率领大军追上,一顿冲杀,只余下具具尸体!
于夫罗被吓得亡魂皆冒,听着后方的厮杀声,恨不得自己多长两条腿!
只能希望身后的部队能阻拦一下张飞的脚步!
就这样……
他逃,他追,他插翅难飞!
张飞命令游奕军分列两侧,以蚕食的方法,削减对方的有生力量。
而自己,则是一拉盗骊的缰绳,目之所及,只有在最前面逃亡的于夫罗和郎氏骨都侯!
“于夫罗,哪里跑!”
于夫罗用马鞭抽的胯下马匹都泛白沫了,然而依旧是逃不过骑着盗骊的张飞!
听得马蹄声靠近,耳边传来一阵痛苦声。
“救……救救我!”
于夫罗瞥了一眼,发现是身侧的郎氏骨都侯已经是被张飞投掷的一矛穿膛而过。
而那个杀神,已经是拎着宝剑不断地靠近自己。
于夫罗提起最后一丝胆气,抽出马刀准备跟张飞拼命,但好巧不巧,胯下马匹终于是支撑不住了,前蹄一软,将于夫罗整个人甩了出去。
于夫罗吐出一口烂泥,抬头之时,冰冷的永昌剑已经是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张飞一脸戏谑道:“跑?你能跑到哪里去?”
收拢俘虏,此战,刘备方大获全胜。
刘备对徐庶大为褒奖,徐庶微微一笑:“汉明一把大火烧完了黑山军,我为主公军师,怎肯让他专美于前!”
郭嘉笑道:“元直这次的火烧之计,必将载入史册,为后世景仰!”
“只是可惜了阴馆城了!”徐庶摇头叹息道。
刘备微微一笑:“有汉明制造出的水泥,我们将再造一个坚固的阴馆,何其容易!”
“主公所言极是!”
“主公,事不宜迟,留下一将据守雁门关,其余人马,当速速回援晋阳!”
刘备点了点头,派遣放完一把大火后安然撤离出来的赵云为守关大将,自己和张飞携带一万游奕军,马不停蹄,回援晋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