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雲深不知道處 雲旗婉婉-第九章 親你一下分享

Home / 其他小說 / 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雲深不知道處 雲旗婉婉-第九章 親你一下分享

雲深不知道處
小說推薦雲深不知道處云深不知道处
张楚楚娓娓道来,话虽然是难听了一些,但是确是事实。华云深点了点头,“你说的没错。不过你这不是没同意嘛!”华云深还真的是有点好奇张楚楚到底是做什么工作的,这样残酷的现实从张楚楚的嘴里说出来,倒是听得人心平气和的,华云深一点都不觉得生气恼怒。
张楚楚点了点头,心说,要是她妈知道自己嫁给了一个武警,怕是要气得从病床上跳起来锤自己几下了。
反正张楚楚不同意和自己那说起来有些怪异的契约婚姻,那就算了。华云深站起了,“走吧,我送你回去,打包好了,我们就走吧。”
誅仙之魔仙問心 小說
张楚楚点了点头,既然今天都答应了做云先生的女朋友,让云先生去送一下自己也不是不可以。
不过当张楚楚在饭店门口看到华云深的车的时候,还是愣了一下。这车买下去应该需要小一百万吧!
“开这么好的车的人,你给我说,让我点菜节省一点?”张楚楚表示不解。
华云深觉得有些尴尬,不知道为什么挠了挠后脑勺,也没觉得头皮痒痒,只觉得不好意思。“以前我是没钱,后来跟着我兄弟入股什么的,也挣了点钱。然后没买过不动产,再加上月清喜欢这个牌子,就买了。完全的消耗品。”然后看着张楚楚又弯了眉眼,“你要是同意了,这些都是你的,我钱也都给你,你想买什么就买什么。”
用钱财动人心!
其实张楚楚还是有一点心动的,但是这样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张楚楚觉得自己接不住,还是收敛了心神,摇了摇头,打开了车门,就想上车呢。
突然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一个人,正是谭月清,“云深哥,你要送你女朋友回家吗?”
这一声叫喊,差点没将张楚楚和华云深的魂给送走,两个人都下意识的心说,刚刚的对话没让谭月清给听到吧?
华云深先回过神来,笑眯眯的道,“对啊,我送楚楚回去,你怎么还在这里?”
谭月清倒是不认生,直接爬上了华云深的车,还直接坐在了副驾驶上,笑着对张楚楚道,“楚楚姐,我也去你家吧,认认路。还有我晕车,我可以坐副驾驶吗?”
这一番操作,要是在旁人看来,那就是绿茶操作啊!可是谭月清这样的小姑娘做出来你就只会觉得可爱倔强。张楚楚心说,这可真的是人比人气死人,长得好看就是有优势。“没事,你做前面吧,我坐后面就行。”
人都说了,这车是因为谭月清喜欢才买的,所以张楚楚心说自己哪里有资格要求坐在前面啊!张楚楚乖乖的坐上了后面的位置,还坐在了谭月清的后面。
当不成云先生的女朋友,当下领导应该是可以的吧!
不过显然,谭月清是有备而来的,在华云深发动车之后,绝口不提自己刚刚的相亲,而是对华云深道,“云深哥,走吧,我想看看楚楚姐住哪里。”
对!住哪里?华云深心说,自己也不知道张楚楚住哪里,这个城市这么大,他哪里知道张楚楚住哪里啊!
张楚楚也不傻,“云深,我前两天刚搬家,你还没去过我新住的地方呢,虽然地方有些破,也不大,但是买下来也废了我一番功夫。”然后张楚楚说了一个小区地址,又笑眯眯的道。“那地方你还跟着我去看过房子呢,当时你还说你还很喜欢。”
这话张楚楚完全就是胡诌,这房子自己还房贷都还了一年了,一年前她还不认识云先生呢。
华云深吐出一口气来,心说,应付谭月清可真的是比执行任务都艰难。设置好导航,朝着张楚楚说的小区飞驰而去,只希望这段路能尽可能的短一些。
谭月清只笑笑不说话,而后看了一眼放在脚边的盒子,提了上来,问道,“云深哥,你车上怎么会有首饰啊!”
华云深心说,早知道自己就应该放在后备箱的,为什么要放在副驾驶的脚边,不能因为这玩意贵重就太过重视啊!
“这是给你楚楚姐买的,大部分都是黄金,想着当结婚的聘礼呢,毕竟结婚都要买什么三金五金的。我没亲妈,所以我亲自买的。”华云深说去谎话来是一点草稿都不带打的,还有模有样的,这话张楚楚听了都要信了。
谭月清转头对张楚楚道,“楚楚姐,我打开看看哈!”一边说一边打开了盒子。
面对谭月清这样毫不客气的行为,张楚楚无话可说,只希望谭月清别看到购物清单或者是发票。但是事情总是这样的不受控制,下一刻,谭月清就翻到了购物清单,笑眯眯的问张楚楚,“楚楚姐,这东西不是今天买的啊?”
这当然不是今天买的啊,这是昨天买的啊!
不过这事情来的实在是突然,这张楚楚没有一丝一毫的防备,张楚楚愣了一下,还没想好怎么接呢,华云深开口了,“不是今天买的,你楚楚姐觉得有些贵重了,想要去换,这不被我给按下了。”
“你要是想要,以后让朗建柏给你买啊!”华云深还加了一句这个。
这让谭月清的脸色突然地有些不好看,讪讪的将盒子给收了起来,然后突然的问道,“楚楚姐,你的房子是什么时候和云深哥一起去看的啊!”
这话是真的将张楚楚给问住了,她想去求助一下云先生,但是也明白,现在的谭月清可是鬼精灵呢,要是被看出来,那之前的演戏岂不是白演了。张楚楚想了想,道,“半年前,那个时候和云深也是刚认识。”
谭月清只点了点头,没继续说什么。
张楚楚送了一口气,自己这算是赌对了吗?看了一眼云先生,也是没有表情的。张楚楚心说,应该算是吧!
车很快就到了张楚楚住的小区,张楚楚心里嘀咕,这种场景还磨人心智了,有这功夫,她很乐意去工作,去翻译,哪怕是翻译医学科研文献都比这来的好。
车一停稳,张楚楚就下了车,像是后面有人在追一般的往家走。“云深,你明天还有任务,我就不留了。一个星期之后见,到时候联系我。”
谭月清提着手中的盒子,放下车窗,朝着张楚楚叫喊,“楚楚姐,你的首饰啊!”
张楚楚此刻多么想装作听不见啊!这东西难道还还不回去了?这次还不回去那就只能等一个星期之后了,自己又要担忧一个星期。
但是谭月清在这里,张楚楚又不能真的当听不见,只好上前接过盒子。“你看我最近给忙晕了,倒是把这给忘了。”
“楚楚姐的工作应该很忙吧,不过云深哥哥只有出任务的时候才忙,平时都闲的在家做饭给我吃呢。”谭月清笑眯眯的看着张楚楚。
这又开始茶言茶语了。
张楚楚也跟着笑,“是啊,云深做饭很好吃。”但是张楚楚觉得云先生的脸色不怎么好看。
华云深此刻真的很想一棒子将谭月清给敲晕得了,但是又一想,领导的闺女,正儿八经的公民,自己不能这么干。但是这脸是真的挂不住了。
“云深哥,你女朋友都走了,你不来个吻别吗?”谭月清一脸笑意盈盈的。
华云深低声道,“你可别过分啊!”
“怎么了?你们不是男女朋友吗?”谭月清笑着道。
华云深只好下了车,站在了张楚楚的面前,张楚楚才是真正的尴尬呢,这会是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要不,你就借位抱我一下吧,不然我走也不好走。”张楚楚小声嘀咕。
山吹色的梦
这话谭月清听不见,但是华云深是听得见的。华云深叹了一口气,“半年前我在执行任务啊,三个月都不在这个城市,我哪里有时间陪你看房子啊!”
张楚楚抬头,“那岂不是谭月清一早就知道了,我在说谎。”这样被揭穿,张楚楚表示自己都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了。
华云深没理会张楚楚的窘迫,而是环顾四周看了一下周围的环境,然后开口问,“你现在住的房子是你自己买的?”
张楚楚点了点头,“是我自己买的。”
“全款还是贷款?”
“贷款。”首付还是将全部身家都放进去了的,张楚楚是真的没多少钱,就是现在日子还过的紧紧巴巴的,当初买下的时候,刘淮的母亲还明里暗里的说自己是动了刘淮的钱。
可是他们结婚之后张楚楚根本就没花过刘淮的钱,刘淮说过,要等怀孕了之后才能给她钱花。
不过幸好,也正是因为钱从没有放在一起过,离婚的时候才能离得快一些。
“二十万,换我亲你一下,这首饰你可以拿去卖了还一下房贷,至少能让你的生活宽裕一下。”华云深当然知道二十万还不够还房贷,但是不管怎么说能让张楚楚在这一两年的时间里宽裕一下。
神 棍
张楚楚微微的皱了皱眉,“我不是那种人。”她从没有想过出卖皮肉换取钱财。
“我也没把你当成那种人,不过我需要谭月清对我死心,放心以后我不会来找你,至少在谭月清结婚以前,得让她知道我喜欢你。”华云深的声音压得极其的低,哪怕是站在华云深身边的张楚楚也听得朦朦胧胧的,也听得心里痒痒的。
我喜欢你,这四个字被华云深说的声音朦胧,可是张楚楚听着去觉得掷地有声,但是又说的软糯中带有几分深情。这种奇异的反差感,张楚楚也不知道是怎么听出来的。
超凡双生
华云深见张楚楚没有反应,继续道,“我知道你讨厌我这样的人,你不看在钱财的份上,就不能看在我将来会八成会为国捐躯的份上,答应下来?”华云深开始打感情牌了,其实他也明白,张楚楚这样的女孩子,要是利用其同情心,兴许比钱财更好使,但是他不打算利用同情心,因为欠人感情可比欠人钱财更难还。
张楚楚抬头,“那你只轻轻亲一下啊!”张楚楚是站在谭月清的份上考虑,既然华云深没有和她在一起的想法,那不如早点了断,和父母都喜欢的朗建柏在一起。
不过是亲一下,被张楚楚说的像是要剜肉一般的慷慨壮烈,这倒是将华云深给逗笑了。点了点头,“我又不是流氓。”
华云深说完,真的是只轻轻的吻了张楚楚一下。
张楚楚心想,这又不是自己的初吻,为何会紧张,自己的初吻早在三年前和刘淮的结婚典礼上出去了。
那个时候也是和这一样啊,刘淮也是轻轻的吻了一下自己,同样的力度,不过是换了一个人,这云先生也没有比刘淮帅多少,怎么就让自己有点紧张呢。
说起来华云深也没有正儿八经的亲过姑娘,毕竟连正经恋爱都没谈过,他的人生前期就是不停的学习,后面进了部队就是不停的训练,再然后是被谭月清追,虽然对谭月清有好感,但是这种苗头被他的领导谭清华发现之后就立马制止了。
亲完张楚楚之后,华云深都有点不知所措,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原来女孩子的嘴角是软软的,比吃了棉花糖还要软啊!
异世傲天 傲月长空
既然亲完了,张楚楚紧张的点了点头,“那我走了,再见。”
华云深也跟着笑笑,“再也不见。”
很好,再也不见,张楚楚心说,自己今天也是被二十万给迷了心眼,不过也好,至少有钱拿!拎着盒子就上了楼。
坐在车上目睹了这一切的谭月清此刻是真的很想骂一句自己愚蠢!她既然看出来两个人是假的,又何必让两个人去亲一下呢,现在看起来,云深哥是真的有点喜欢这个叫张楚楚的,不然也不会手忙脚乱的站在那里了。
“云深哥,走吧!你女朋友都上楼早就看不见了。”谭月清道。
华云深抬头,看了看这灰暗的老楼,这里的房价便宜,看来张楚楚真的是个没多少钱的姑娘,希望那二十万,能给张楚楚带来一点宽裕的生活。

優秀都市异能 《雲深不知道處》-第八章 這是我女朋友推薦

Home / 其他小說 / 優秀都市异能 《雲深不知道處》-第八章 這是我女朋友推薦

雲深不知道處
小說推薦雲深不知道處云深不知道处
“既然你不想要,那这东西,我带回去吧,今天请你吃饭,这个道歉不算贵重,张小姐应该可以接受吧?”华云深笑着道。
这倒是可以接受,张楚楚点了点头,“好。”
华云深将菜单给了张楚楚,“看看你想吃什么吧,你选。不用客气。”
“能随便给一个不相熟的人买二十万东西的人,我确实不需要客气。”张楚楚笑着道。
这话倒是让华云深觉得好笑,他想要是真的和张楚楚以后相熟起来,做个朋友也是可以的,但是自己这种过了今天没明天的人,这几天和人混熟了,在几个月相见可能就是让人参加自己的葬礼了,多不划算。
或者是说,连葬礼都没有,自己就相当于失踪,更是让人多了一份牵扯,那没必要。
张楚楚想着这人之前也确实无礼,可是做过在小区门口直接追着自己跑的事情,再加上也是有钱,那不如就多点点。毕竟吃了他的饭,他也就不在愧疚,一别两宽。
所以张楚楚这次还真的是点了不少的菜,满满当当的一桌子。
华云深拿着筷子看着源源不断的菜端上来,心道,好家伙自己好像长这么大从没有吃的这么的丰盛过。“这些我们好像吃不完的吧!你要打包带走吗?”
这也不是不可以。
但是张楚楚心道,看样子也不像是随便能拿出二十万的样子啊!难道说是云先生太抠了?“吃不完剩下吧,你能拿得出二十万,却不舍得这几百块的饭钱?”
这一桌子的饭菜也不过是几百块罢了。
这倒不是,华云深将筷子放下,颇有些严肃,“张小姐吃不完带走是可以的,但是我 是不主张浪费的。我想我之前给您说过,我是孤儿,在十八岁之前学费是国家给,生活费是社会人资助的。即使是后来我挣了一点钱了,这对我来说,也有些浪费了。”
在华云深那本应该肆意张扬的青春少时,他和同龄的少年不同,他记着国家发的每一笔奖学金,记着收到的每一分生活费,也记着花出每一顿午饭钱。
男神有毒,Boss别胡闹
他的十八岁青春,没有漂亮的女同学,也没有各种各样的运动鞋,有的只是别人给的一点一滴的恩情。
听华云深说完这话,张楚楚也愣住了,她本也不是什么铺张浪费的人,她不知道一个孤儿是如何成长的,但是她知道没有钱的日子是多么的不好过。点了点头,“好,我会都打包带走的。那要不剩下的两个菜还没上,我们不要了。”
华云深见张楚楚也跟着自己不自觉的严肃,顿时觉得自己过分了,自己这又不是在执行任务,眼前的人又不是什么自己的敌人,而是需要自己保护的一个正常合法的中国公民,自己实在是没必要太过于严肃。
“那倒是不用,只要不丢掉就不是浪费。”华云深笑着道。“再说了,我现在也有点钱,还没到点了菜又退回去的道理。”
被华云深这样一说,张楚楚心里才好受点。
不过这些菜确实太多了,饶是华云深拿出了节约粮食的心态,极其努力的吃,也没吃多少。张楚楚也撑得不行的靠在椅子上,一直摆手,“不行了,我是不行了,别吃了,别撑着,这些我们分半带走,我带走回家做乱炖吃。”
张楚楚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好像对眼前的这位云先生更加的卸下了防御,这会正没形象的瘫在座位上呢。
华云深放下筷子,表示自己也真的是吃不下了,“这些怕是你要自己带走了,我明天有个任务,估计要等一个星期才能回来,我要是带着,这菜回来也坏了。”
既然这样,那只能张楚楚带着了。
“行了,你再歇一会,我去付款,顺带再要几个袋子来。”华云深笑着道。
这家店实在是太过于朴实无华,打包都是要自己亲自动手的。这点张楚楚表示理解,大家都是老老实实的过日子的,哪里还非得服务员伺候了。
不过这饭钱,张楚楚想了想,还是站了起来,“这饭钱我付吧,就当是我刚刚失礼的赔罪了。”
“张小姐没失礼啊,本来就说好了我请的。”华云深心说,自己请个女孩子吃饭还要和好哥们吃饭一样互相的推来推去吗?
自己这是第一次,没经验,这年头女孩子都抢着付款了?
不过华云深不知道的是,张楚楚和别人不一样,她很敏感,也极其的有自尊。对于别人的施舍,是一点都不想要的。
两个人在包间门口,走廊里倒是互相的推让了起来。
华云深是真的没办法,这会子要是能允许自己使用一些非法的手段,那这事情倒是很好解决了。哪怕是面对他的那些兄弟,他都可以说,这次自己来,那些再换对方。
符皇
那自己是不是可以说,再让张楚楚请自己吃饭?
可是张楚楚一定不同意吧!
正当华云深的脑子转了好几个弯,都没想到该怎么办的时候,突然的从两个人不远处传来了让华云深觉得十分熟悉的声音。
“云深,你怎么在这里?”
华云深回过身来,却看到了一大群人,有他的领导,谭清华。还有谭月清,至于谭月清的身后,则是浩浩荡荡的站了七八个人。这里面的人,有华云深认识的领导,也是华云深不认识的。
谭清华上前,笑着道。“云深,这是什么时候谈的女朋友啊?怎么也没和我们说一下?打算什么时候报备结婚啊?”
张楚楚站在一旁,心说,怎么吃个饭就成了女朋友了?
谭月清不等华云深回答,用所有人都可以听到的声音,却装作小声的嘀咕着,“爸,你别乱说,怎么就是女朋友了,没准不是呢。”
华云深的手指紧了紧,清了清嗓子道,“领导,是我女朋友,不过这才刚确立关系,所以还没给领导说呢。”
张楚楚在一旁的面色有些吃惊,但是很快收住了,这里面难道是有什么隐情,自己怎么就成了云先生的女朋友了?
谭清华一听,更是高兴了,这个华云深真是办事利索又靠谱。“你谈了女朋友那是好事,今天是好事成双,这不,月清过来相亲,你和月清也是好朋友,你给掌掌眼。”
说着一个看起来很是年轻的男子站了出来,这人高大挺拔,面容俊朗。张楚楚这样对男子面容不怎么上心,也不追星的人都觉得这人长得实在是俊美又英气。
华云深更是看出来了,这人不说别的,光是官职就要比自己高,也比自己有前途。忙上前握手,“领导相中的人,定是文武双全的人才,我哪里会看呢。”
那人有些傲慢,只说了自己叫朗建柏。便不再多说话了。
顿时场面有些尴尬了起来,张楚楚歪过头去看了一眼站在身边的云先生,想说什么,但是又不知道说什么。这个时候的自己,不了解内情,什么也说不出来。
倒是谭清华缓解了尴尬,“今天月清的相亲局不错,相信很快就要订婚了,到时候云深你可一定要来。”
华云深点了点头。
谭月清有些不乐意,撇着嘴道,“哪里就这么快了,还没问我同不同意呢,爸我说了我喜欢云深哥的!”
这样大大咧咧的表白,倒是张楚楚从没有见过的。看着谭月清那自信又明朗的模样,张楚楚断定这人在家中定是极其受宠爱的。
这话说出来,身边几个人的脸色都不好看了,尤其是站在一旁的华云深。
谭清华立马脸色一变,训斥自己的女儿,“你说什么呢,没看到云深的女朋友在这里呢!”
华云深也赶紧的接话,“月清还小,哪里对我就是喜欢了,不过是妹妹对哥哥的崇拜。”
谭月清听了这话,自然不高兴,转身就走了。朗建柏极其有眼色的跟了上去。
不过是几句话的功夫,张楚楚便已经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了,这个叫月清的女孩子喜欢云先生。但是月清的爸爸,也就是云先生的领导并不喜欢云先生成为他的女婿。
这种老丈人看不上女婿的场景,好像还很常见的。不过云先生是怎么样的想法,张楚楚倒是有些不解了。不过现在人多,不好问。
谭月清的离开又让场面陷入了尴尬,张楚楚道,“云深,我们去结账吧,顺带去要几个打包盒。”
这算是缓解了尴尬,谭清华也顺着下了,往两个人包间里看了一眼,笑着道。“云深长大了,知道心疼媳妇了,请女朋友吃饭这菜点的,和你兄弟吃饭都没这么多吧!”
这个小饭店,量大实惠,又离家属院近,凡是住家属院的都会时不时的来聚餐。再加上谭清华对华云深了解的很,所以才会这样说。
华云深没说什么。只点了点头,打了招呼,带着张楚楚离开了。
这下张楚楚没有再和华云深拉扯到底谁来结账的问题,毕竟这会的华云深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等到张楚楚拿着打包盒和华云深回去之后,发现谭清华一群人早已经走了。
华云深有些疲惫的坐在椅子上,看着张楚楚一点一点的将剩菜给打包了。两个人都沉默,因为对华云深不熟悉,所以张楚楚并不习惯这种沉默。
“这次让您破费了,下次我请您吧。”张楚楚道。
华云深没有看向张楚楚,而是转头看向了窗外嫩绿的枝丫,“不用了,我下次回来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呢。”
张楚楚点了点头,自己还真的是客气一下,不让请更好!“不过我倒是好奇,你不喜欢那个叫月清的小姑娘吗?我看她很喜欢你的样子,长得漂亮又明朗的小姑娘多招人喜欢。”
女孩子也喜欢这样的女孩子。
华云深没说话。
“您是喜欢的吧,既然喜欢,就大胆些去追,不然错过了可是要后悔一辈子的。”张楚楚又道。
“看来张小姐还真的是对什么都好奇啊!”华云深的喉结上下的滚动了一下,然后反问,“张小姐有喜欢的人吗?或者是说,你喜欢你的男朋友吗?”
这倒是将张楚楚给问住了,她有喜欢的人吗?她从小做事都是按部就班的,到了什么时间点就做什么事情。好像没问过什么喜不喜欢,只觉得是应该做了就做了。
结婚的时候她没多大的欢喜就这样将自己给嫁了,离婚的时候也没有多大的伤心,就这样离了,只那痛痛快快的哭了几场也不过是在拿到检查单之后,想起了刘淮母亲对自己的那些恶言恶语,觉得委屈罢了。
再后来和沈承安谈恋爱,好像也是觉得自己应该再结婚,有个人喜欢自己,对自己好,那自己就应该和其谈恋爱。
想到这里,张楚楚微微的摇了摇头,“我看书上都说,人这一生要是能找到互相喜欢的人,和中彩票的概率差不多,我想我是中不了。”言外之意,那就是自己没有。
华云深露出牙齿来,微微一笑,“能找到互相喜欢的人不难,难得是能相伴一生,走到生命的尽头。这才是真的难。”
被华云深这样一说,张楚楚觉得也有几分的道理,这确实是难事。“不过你这好歹的找到了互相喜欢的人,不试一试怎么知道没办法在一起呢。”
华云深瘫在座椅上,倒是有几分颓废的味道,“我之前给你说过,我这辈子还不知道活到什么时候呢,你要是有女儿,你会让她嫁给我这样的人吗?”
这倒是在痛点上了,张楚楚还真的就一本正经的思考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如若我女儿十分的喜欢你,在最为欢欣的时刻嫁给你了,然后你又不在了,她要怀着这满腔的喜欢去渡过这一生,怕是连再嫁的心都没了,我确实不会同意。”
华云深点了点头,“看吧,你一个没孩子都这么想,人家那种看着自己孩子长大的,更是谨慎了。”
张楚楚将剩菜都装的差不多了,然后也坐了下来,“看来你是真的没了办法,所以才来祸害我了。我已经是离异的人,正所谓是虱子多了不咬身,反正再丧偶一次也没什么了,再加上我的同年阴影,哪怕是你条件再优秀也不会喜欢上你。可以在你死了之后再嫁。”
“而你,还可以利用我,让你的领导安心,也让月清死心。”